时光未达

杀胚这是要恢复记忆了吗?
有点心疼。。。杀胚你不要这么说,明非还记得你的!你要是死了,那他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!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吧!!!爸爸出来了!!!!!!!师兄快来见你老丈人!!!!!!!!!!!!!!!

想了一个梗

         这其实是本人想了很久的梗,假如太宰没有离开黑手党,但是敦君却阴差阳错的加入了侦探社。嗯,感觉很带感。
有没有哪个太太写过这个梗?求文!

我该说什么好(ಡωಡ)hiahiahia

我就知道老贼没这么好心!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!老贼才把师兄放回来就对小恶魔动手了!!!!!!啊啊啊啊啊!!!我的小恶魔啊!!!!老贼我和你没完!!!!!!!!
抱紧我家小恶魔。。。心疼极了

我被这个十束炸出来了!!!十束美如画!!!多娘美如画!!!

其实我觉得师兄这样不是小奶狗,是小狼崽啊!!!
对未知的事物带走恐惧,眼睛睁的大大的,什么都不懂,对什么都抱有警惕性,随时都会咬人一口,绝不主动向别人示弱。
特别像小狼崽有没有???!!!

想了一个梗

        芬狗在龙族里说楚爹到中国执行的任务就是保护和监视路明非,那么!
        假如楚爹一开始就向楚子航灌输了龙族世界观,一开始就教了楚子航各种各样的知识,然后还跟楚子航说了自己的任务,让楚子航在自己遇到不测的时候带替自己保护和监视路明非。
        楚爹死后师兄就按着他爹的遗嘱,天天观察着路明非,时不时的送点温暖啥的,最后指不定还会相杀相爱!
         有没有哪个大大愿意来写呀???!!!

猫的报恩就是陪伴

人物角色是官方的,OOC是我的
灵感源于本人的梦,会有OOC
以小妖精的视角为第一人称
我不喜欢翔子,如有喜欢翔子的就不要在看下去了,以免踩雷
正文开始

         冬日阳光不像夏日的那般喧嚣,宁静淡远,却也很温暖。
         我就是在这一片美好的阳光中醒来。一盘牛奶被一只很好看的手推到了我的面前。牛奶散发出阵阵甜美的香味,勾引着我肚子中的馋虫。但我还是警惕的抬头看了一眼“好心人。”是一个棕褐色头发,蓝色眼睛的少年,微微笑着,整个冬日的阳光都不如他温暖。
        我这才放下心来,随意的“喵” 了一声  ,便低下头专心的舔食盘中的牛奶。少年伸出手,轻轻的抚过我的脊背,梳理我身上的白色柔软的长毛。我被我的主人遗弃了,少年在我快饿死的时候带我回到了他的家。我想,他救了我,我应该报答他。这是一只老猫教我的,但是我不知道报答是什么意思,更不知道该这么去做,所以只好留在他身边,一直等到我理解学会为止。
        少年不经常在家,他说他要上学。我不知道上学是什么意思,但我想这对他来说应该很重要。他很怕我孤单,托着周围的女生买了很多小玩具给我。但是,他不在的时候我不会摆弄这些玩具,因为它们都很蠢。只有少年在用这些玩具逗弄我时,我才会象征性的扑几下,打几个滚,好让他知道自己的用心没有白费。平时我会安安静静的坐在门口,安安静静的等他回家。他的家中只有他一个人,我想,如果家里有一个活物在等他回家,他是否就不在感到寂寞?
        后来,他说他毕业了。我也不知道毕业是什么意思,只知道他那段时间很少在家,一直是早出晚归,有时候连我的食物都来不及准备。他的脸色总是很疲倦,很苍白。有很多次,他一回到家就直接摊在地板上,熟睡过去。老猫说过,人类这样睡觉,是会生病的。我每次看到他这样,总是觉得很难受,胸口闷闷的,一抽一抽的。但我觉得能让他这样休息一会也挺好的,因为他真的太累了。我只能将沙发上的毯子叼到他的身上,,静静地守在他身边,时不时去舔一舔他苍白的手指和干涩的嘴唇。
        这种忙碌的日子持续了好久。后来他终于有了一点空闲的时间,可以每天在家中好好的吃一顿晚餐,为我准备好吃的猫粮。吃完晚饭后,他常常会抱着我,坐到窗边,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,对我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话。
         他说,他以前的上司就是个人形压榨机,幸亏换了一个新的上司。他说,他好久不和以前的同学联系了,希望他们都过的很好。他还说,他觉得隔壁办公室的那个女孩长的很好看。
         后来他有带一个女孩回过家几次,我不知道是不是他说的那个女孩,但我觉得挺好看的。黑色长长的头发,眉眼十分精致。
        再后来他和那个女生结婚了。结婚你们知道吗?就是人类之间约定终身的一种仪式。他那一天穿着黑色的西装,但是一直在笑,显得特别傻。但不得不说,精心打理过的他的确很帅气。那个女孩也打扮的十分美丽,穿着白色婚纱,一脸幸福的笑容。我也被他们抱上婚车,脖子上戴着一个黑色的小蝴蝶结。
        一年后,他们的孩子降临了,是一个粉嫩嫩,肉嘟嘟的小男孩,这个孩子长的很像他。
        他会留出越来越多的时间来陪陪家人。很多时候,女孩会在厨房准备着饭菜,他会趴在地上,陪着他们的孩子一起玩耍,好像和孩子一样大。女孩会时不时的回头看他们一眼,带着欣慰的笑。我常常窝在沙发上,默默的看着他们。
        真好,他终于不在是一个人了,但是我也的确会有一点点寂寞。他已经很久没有抱过我了,也很久没有帮我梳理长毛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们的孩子十分好动,还没学会说话,就能颤巍巍的在整个房间里走动了,倒是惹出了不少事,没少让他的父母担心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他在他们的孩子会走没多久,突然摔了一跤,然后就再也没有站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我看到他被穿着白色衣服的人抬走了,女孩抱着孩子哭着跟了过去。我也想跟过去,但是他们不让我上那辆白色的车。
        之后的几天,他们没有一个回家的。我一直坐在门口,像往常一样的等他回来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他始终没有会来。穿着黑衣的女孩抱着我,哭着说他死了,我们要去见他最后一面。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死是什么意思,我见过家人的死亡。鲜活的生命逐渐变得冰冷,最后腐败的什么都不剩。我觉得这世上最残忍的事莫过于此。这么温暖的他,怎么死呢?
        我看到他躺在黑色的棺材中,神情安详。周围一群身着黑衣的人,脸上写满了哀伤。这些人真蠢,怎么能把他放到这么小的箱子里?他会不舒服的。这么能把他埋入泥土中?黑色的泥土和他一点都不相符。
        我挣扎着跳入棺材中,舔了舔他的眼睛,冲着他“喵喵”的叫着。他没有理我。我去舔了舔他的手指,好冷,好僵硬。我知道,这双好看的手,再也不会为我端来牛奶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怎么会死呢?他还没有听见他的孩子叫他一声“爸爸”呀!
        他走了以后,女孩一直在努力的抚养着他们的孩子。我知道这很不容易,也会帮她带带孩子。但是缺了一个人,这么也回不到从前了。
        最近我觉得自己的时间快要到头了。越来越喜欢去他的墓前晒太阳。
       他的孩子已经上学了,给女孩省了不少心。我替他听见了这孩子叫的第一声“爸爸”。声音软软的,想糯米一样,很好听。
        我也有时会想到以前的事。想起他抱我回家,想起他为我洗澡,想起他和我说话,想起了他的婚礼,葬礼。
        有时我会想,他未必是一个寂寞的人。无论是婚礼还是葬礼,来参加的人都很多。只不过他把独处的时间都分给了我,所以我一直以为他是孤身一人。
        我贪婪的看着我眼中最后的世界,呼吸着最后的空气。我想,我就要去见他了。他会不会记得我?会不会来接我?
        猫的一生太短了,倘若真的有来世,那就让我变成和他一样的人吧。让我们再次相遇,相识,相知,让我再一次陪在他的身边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这一次,我们谁都不要先离开。

我知道艾尔艾勒夫OOC的很严重,但是我尽力了。因为这得故事是原型是我的梦,不由自主的就会掺入我个人的主观意识,所以大家凑合看吧。
希望大家多评论评论,多提提意见。正在练文笔,大家的每一天建议对我来说都无比的珍贵!

我和方思明那些不得不说的事(一)

先说几句:
我这个人挺懒的,随时都有可能弃坑;
本人玩的是云梦,所以本文是BG向,如踩雷,请避开;
会有OOC,OOC都算我的,人物角色是官方的;
本文从玩家与方思明第一次喝酒开始,但不会全按着游戏剧情走;
好的,开始正文!

         虽说二丫在去云梦拜师这件事上被我说的有点心动,但我这心里总是放心不下。她这不要脸的无赖父亲会同意吗?如果突然良心发现了还是有可能的。不过张铁柱能良心发现,我就能灭了淄衣楼!我不禁揉了揉眉心,想到了白天二丫父亲身边跟着的老鸨,长长叹了一口气,这到底该怎么办才好?
         “这又是怎么了?心神不宁的?”苏蓉蓉听见了我的叹气声,放下酒杯,侧着身,笑意盈盈地看着我。
         苏蓉蓉这一声问候,引得酒桌上的其他二人也纷纷投来关切的目光。南无生到是对我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,自顾自地喝着酒。不过我倒是希望都能像南无生那样,毕竟我向来都是独来独往,不太习惯别人的关心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别人的关心总是好的。我给自己的杯子中倒满了酒,举起酒杯站了起来:“没什么要紧的事,就是心里堵得慌,我这个小小晚辈让在坐的几位前辈担心了,真是有罪。来!我自罚一杯!”语罢,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哎呦,你这个晚辈还真不简单,以前就知道你打架打的挺厉害的,喝酒也凑合,今个儿才知道,你这张嘴也是挺能说的!”胡铁花冲着我晃了晃酒杯,一脸戏谑的看着我。
        还没等我翻个白眼,一旁的楚留香倒是接过了他的话。“如今这江湖上新一代的人才辈出,你还当这江湖是我们的时代吗?你当人家少侠的名气是像你当年一样,喝醉了调戏人家姑娘调戏出来的?小友自是个德才兼备的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香帅,你这话可就折煞我了,晚辈何德何能得香帅的这等赞誉!”
        “还挺谦虚的?看来还真的如香帅所说的,是个德才兼备的人才。”南无生居然也调侃起我来,瞎凑什么热闹?好好喝你的酒不行吗?不过同样的话这么从香帅从嘴里和从他嘴里说出来的就不是一个味?
         好在苏蓉蓉及时帮我圆了场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,既然都已前辈自称,那就别在拿小辈打趣了,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,也不怕丢人?”苏蓉蓉一边说着,一边又顺着桌子给每个人的杯子里添酒,到我这却停了下来,一脸正色道:“你的伤还未好,不易多饮,今个儿就喝这么多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点点头表示赞同。“诸位,我有点闷,出去透透气。”说完,起身做告辞状。
        看见楚留香向我点了点头,便转身略带歉意地离开。身后却传来了苏蓉蓉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人各有命,富贵在天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,他们会做出自己的选择。二丫的事情你已经做的很好了。不要勉强你自己,也千万别去逞强。”
        不愧是善解人意苏蓉蓉。查看人心的本事,在我认识的这么多人中,还真没有谁能比的上她。
        我应了一声,悄悄退去。
        不得不说,今晚的月色是真的不错。看得我心情好了大半。从店小二那要来了一小壶酒,跳上屋顶。月下饮酒,岂不美事?
        不过会这么想的显然不止我一个。
        当我看到屋顶上坐着一个黑袍白发,面容俊美的男子时,也是一愣。
       “方思明,你怎么在这?”
       虽说白天时方思明说了我们很快会在见面,可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。他也住在这家客栈?是巧合?还是他一直在跟着我们?
        哪知方思明没有理我,把我当成了空气,坐在屋顶上,自顾自的喝着酒。
        居然不理我?
        我厚着脸皮坐到他身边,用胳膊肘捅了捅他,“嗳,嗳,干什么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喝酒,想事情。”答着话,却也不转头看我一眼。
       “谁的事?”
       方思明不语,默默的喝着酒。我也是自讨没趣,只好拿起从店小二那要来的米酒,在一旁也是默默的喝着。就在我觉得今天晚上肯定要这样冷场下去的时候,方思明突然开口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一位故人。”他顿了顿,“今天看到二丫,不知怎么想起以为故人。无论那位故人的父亲如何责罚,打骂他,他都不愿离开他的父亲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不说话,一边喝着米酒一边听他说。好个“一位故人”!一般这么说的人多半都是在说自己的事。他这个推辞也真是烂,也不知道换个说法,不过我也不揭穿,毕竟我还是有点好奇方思明的事。回头看来,从我们相遇到现在,他总是在我急得焦头烂额或是危险的时候出现,救我于水火之中,但我对他这个人却是一无所知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吗?曾经有人想收养二丫作为养女。张铁柱看着大笔的银子都同意了,可是二丫不肯走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二丫也好,我的故人也罢,为什么大家都愿意为了一点温暖把自己贡献出去呢?”
       “即使是收养之恩,即使是小时候或多或少的被真心相代,可是真的值得吗?”
        我琢磨着,方思明原来是个缺父母疼爱的孩子欸,难怪总是不合群,独来独往。不过他是个好人这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值不值得都是自己的选择。不过既然选择了,那便是值得的吧,不然也不会有现在的故事。”我斟酌了一下,尽量回答的谨慎些。
         方思明听了我的回答,这才舍得转过头来看我一眼,眼睛中泛着雾,好像很迷茫。盯着我看了好一会,突然嗤笑一声,也不知是在嘲讽谁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……‘父亲’无论怎样都是‘父亲’,是前面越不过去的高山,是喜怒无常的大海,是无法割舍的存在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我不禁抽了抽嘴角,这家伙对他爹的感情还真是复杂,一言难尽啊!
        “爱悠悠,恨悠悠,思悠悠,何时有尽头?无尽无休!”方思明踉踉跄跄的站起来,口中念个不停。在清冷的月光下,显得有些凄凉。
        我有些不忍心看下去,便伸出手拉住他。“方思明,你喝醉了,我扶你回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感觉自己的衣袖被扯住,方思明回过头来俯视着我。他的面容在月光下暴露无遗,尤其是那只金色的左眼。我看的不禁漏了一拍心跳。真是不知他的父母要多好看,才能生出像他这样漂亮的人儿来。
        哪知我还在感慨,他就一把甩开我的手,嘟囔着,“走开,别管我……走开……让我静静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我真是哭笑不得,他不会真的喝醉了吧?
        我静静的看着他发酒疯,决定不再理他,喝完我的米酒就下去。反正丢的不是我的脸!
       可惜有些事总是不能如人所愿。方思明发现了我手中的米酒,就跟捉到花蝴蝶的孩子一样,指着我嘲笑道:“我还当你有多大的本事,居然还喝米酒!”
         我一听就来气了,我有没有本事还和我喝米酒有关?
        “来!给你尝尝我这个!白天说了要请喝酒的。”我还没发怒,方思明就将他的酒壶递到我的面前。
        这倒真是让我受宠若惊,不过还是谢了他的好意。“真是谢了,不过今天就算了。我身上还有伤,蓉蓉姐不许我多饮,一会喝的醉醺醺的下去,定要被她说教一番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受伤了?”方思明听了我的话,先是一怔,然后就沉下了脸,“楚留香这么废物?你和他一起,他还能让你受伤?”
         我抚了抚额,方思明的逻辑真不是常人所想的。我受不受伤和香帅又有什么关系?凭什么香帅一定要护着我?不过还是要顺着他的路子来,别试图与喝醉的人讲道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的,这是在遇到香帅之前弄的,在江南。被一个神秘女子所伤。”
        方思明听了我的回答后不知想了些什么,随即又开始对我冷嘲热讽,“那我说错了,真正没用的人是你,追你的人明明都被我解决掉了,结果还能受伤!”
    我一时竟无言以对,我和他解释什么?真是气死了。